跟着“老法师”帮农民工兄弟讨薪

跟着“老法师”帮农民工兄弟讨薪
跟着“老法师”帮农民工兄弟讨薪  图为欠薪纠纷调解现场。   □ 本报记者   余东明  □ 本报见习记者 张海燕 文/图  “我老婆的右手就是干活时弄伤的,这笔钱还没跟你算,183万元工资款你还要赖账,叫俺们咋回家过年!”农民工赵亮(化名)拉着老婆的手直戳到王老板的面门,扬言如果算不好这笔账,就召集其他70名农民工一起来讨。  近日,《法治日报》记者来到设在山阳派出所一楼西侧的上海市金山区山阳镇明忠调解工作室,见证了被称为“老法师”的调解员如何妥善处理这一欠薪纠纷。  一个上午,双方剑拔弩张,73岁的调解员李明忠感觉双方情绪发泄得差不多了,就向老搭档石国良使了个眼色,自己将赵亮夫妇拉到隔壁调解室,石国良则稳住王老板,两边开始“背靠背”谈话。  “调解员就是老娘舅,专门为你们解决困难,不会偏袒谁。”李明忠给现场几名农民工兄弟递上烟、倒了水,接着说,“大家都想尽快领回欠薪回家过年,要是闹出事来就得不偿失了。”  见此情形,赵亮一行人不好意思再破口大骂,他们狠狠吸了口烟,跟李明忠仔细计算起工程款。  另一边的石国良扮起了黑脸:“王老板,依据《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的相关规定,拖欠农民工工资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王老板自知无理却仍嘴硬:“工程施工协议350万元标的额以外的那31.5万元不能算,他们没按期完成,之前我也给过赵亮一部分工程款,不能再多要了。”  一来一往,双方有些松动,大家肚子也饿了,李明忠和石国良就带他们吃了盒饭,气氛更加缓和下来。  接着,大家“面对面”逐一核对71人的工资款、银行卡号及增加部分的款项。下午4点,调解协议达成,王老板同意支付71人183万元工资、钢管及扣件租金8.5万元,赵亮的妻子放弃追偿工伤费用。  “我们依托调解工作室联合公安与司法行政力量,在110接警后将这些非警务纠纷纳入人民调解,避免‘警察一来,问题解决,警察走了,问题还在’的困境,力争将群体性治安隐患消弭在萌芽状态。”山阳派出所所长陈技说。  早在2013年,在金山区司法局、山阳镇党委政府大力支持下,山阳镇人民调解委员会就聘请退休5年的老所长李明忠在派出所内成立人民调解服务队,化解了大量矛盾纠纷,成为金山区一张特色工作名片。如今,服务队更名为“明忠调解工作室”,人员扩至13人,获评上海市十佳调解品牌。  为了全面解决农民工欠薪问题,当地畅通了司法救济渠道。金山区法律援助中心主任叶婷告诉记者,法援部门专门建立“绿色通道”“全市通办”讨薪机制,简化申请手续,做到“即来即受,特事特办”。  不久前,25名农民工向廊下司法所法律援助工作站求助,司法所协助他们通过“一网通办”提交法律援助申请,材料不齐的先予线下提交,帮助农民工顺利申请法律援助,法援中心指派律师全程免费为其代理维权。  据介绍,金山区11个街镇工业区均建立法律援助工作站,以便全面排查区内企业、工地,对可能存在的安全隐患及时做好法律援助宣传工作。  春节前夕,位于山阳镇的上海湾区科创中心迎来一场“法治体检”,山阳司法所介绍了法治进企业等相关服务内容。  “近两年,农民工依法维权意识大大加强,企业合规经营意识也在不断强化,我们要继续加大全民普法力度,培育全社会办事依法、遇事找法、解决问题用法、化解矛盾靠法的法治环境,从源头上减少农民工欠薪问题的发生。”金山区司法局副局长雷霆说。  在企业职工集中居住的金山工业区“鑫港湾”职工服务中心,一个集法治宣传、法律服务等为一体的公共法律服务工作室和劳动争议调解室成了职工常去的地方,这里定期有律师开展法治讲座,详细解答职工关心的加班费结算、工伤认定、离职风险、合同签订等问题。  金山区司法局党委书记、局长陆才华说:“经过多年的法治宣传教育,恶意拖欠、克扣农民工血汗钱的事情大幅下降,但疫情对企业带来的冲击仍会波及农民工,我们将畅通全过程法律渠道,引导农民工依法维权、企业合规经营,让这个冬天少点严寒多点温暖,让所有农民工都能安心过大年。”  记者手记  疫情之下,农民工工资能不能按时发放、他们能不能过个平安幸福年?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记者此次走基层见证了一条全流程畅通的法律救济渠道,农民工依法维权的能力大大加强,企业主合规经营的意识也在提升。农民工被拖欠工资是系统性问题,很难彻底杜绝,但如果每名被欠薪者都能便捷地寻求救济渠道,掌握依法维权的武器,根治这一问题还会远吗?

【编辑:房家梁】

Related articles